罪行

2018-07-20

第一节

“老爸,老爸,我们去哪里呀,有我在就天不怕地不怕……”

七点半的闹钟准时响起,方正一个鲤鱼打挺起身冲向正浑身颤抖的手机。

“小和这个兔崽子,又偷偷换了我的铃声。”方正小声骂着,嘴上却不由自主地带着笑意。回头看着正在揉眼睛的妻子,方正拿起手机走向洗手间,边走边小声说:“芳芳,你尽快叫小和起床,我先去卸货。”

方正坐在马桶上,哼着小曲照常点开今日新闻,但新闻首页的一行红色标题却深深地刺痛了他的眼睛:普吉岛游船倾覆已致数十名中国游客失踪。

“在海上失踪就基本宣判死刑了吧,真是造孽,好好的一次旅游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方正嘴上嘀咕。

十分钟后。

“芳芳,你看到普吉岛的事情了吗?就是几十个中国游客失踪那个?”方正一走出洗手间,便迫不及待询问妻子。

陈芳侧躺着身,头发用一根蓝色的发圈绑着,眼睛紧紧盯着手机屏幕,“看到啦,哎,这些人真惨呐。”似乎是又突然想到了什么,她坐起身子盯着方正,抚着胸口说:“阿正,我被这新闻弄得有点心慌,我们今天要去海滩玩,不会也遇到什么大风大浪之类的吧?”

“你瞎说什么呢?他们那里是普吉岛,是在泰国,我们这里是海南,是中国!这都隔了几千公里了,有什么浪能冲到这里?你呀,别整天在那胡思乱想。”方正训斥了妻子一顿,快步走到窗台拉开窗帘。窗外碧空晶莹透亮,仿佛若是没有那碍眼的阳光,人们都能够看见天幕之外的景象。

看着刺眼的阳光照到地板上,方正回身揽着妻子的腰说:“瞧,这天气,这太阳,今天啊肯定不会有什么风浪,你就放宽心吧。”

“放宽什么心呀,爸爸?”儿子方和眼里带着疑惑,似乎是刚被父母的说话声吵醒。

“没什么。小和,你还不快起床?这都几点了!快快快,我们可得在沙滩上占一块好位置,不然你可要躺到海里面去了!”方正松开揽着妻子的手,使劲想要拉儿子起床。

第二节

阳光炙烤着大地,海边的沙滩仿佛都是烧焦的泥土,正被一阵阵涌来的海浪滋润着。

方正舒舒服服地躺在遮阳伞下,望着旁边正抹着防晒油的妻子,撇了撇嘴,又扭头看向正在堆着沙丘的儿子,得意地说:“嘿嘿,还好我机灵,抢到了这个位置,就你们那速度恐怕是连沙子都碰不到。”

“行啦,知道你功劳大,来,给你来点防晒油。”陈芳翻了个白眼,手上挤了一大团防晒油突然向方正抹去,方正躲闪不及,脸上被抹个正着。方和看着爸爸的囧样,不禁哈哈大笑。

方正用手抹匀脸上的防晒油,还把多余的涂到了背上,一边涂着一边看向儿子,“小和,来到沙滩也没什么事做,我们来堆沙子吧,嗯…堆个什么形状呢?”

“嘻嘻,我想要堆一个爸爸的形状。”

“好嘞,给你看一下爸爸高超的技术。”

“咦,爸爸,你的耳朵又散了。”

“不是吧,我已经做了好几次了!”

“爸爸,你现在好像还是光头耶。”

“我只是放到后面再弄啦…”

陈芳看了看斗志昂扬的父子俩,笑意盈盈地从包里拿出手机,饶有兴致地记录着他们与沙子“战斗”的画面,徐徐海风吹来,她的发梢和不远处的椰树叶一起轻轻飞扬。

第三节

一个人形的沙丘出现在平整的沙滩上,浸过水的沙子使得它在这片干燥的沙滩上略显突兀。猛烈的阳光毫不留情面地照着这个沙人,仿佛想要除之而后快。

“哎,可惜沙子就算是湿的也不好固定,要不然我们就能做一个站着的人了。”方正带着些许骄傲又一点遗憾地看着“躺”在地上的沙人,对站在身旁的儿子说。

“嘿嘿,爸爸,以后我们堆一个雪人吧,雪人可以站起来的。哎呀,我们的沙人好像在冒烟呢!”

“这里的太阳太猛了,这样照下去它的水分很快就干了,到时候怕是会散架啊。”

“那我去拿把伞帮它挡挡阳光!”方和一听好不容易堆好的沙人要散架,着急地跑去找自己的伞。

方正看着活泼可爱的儿子,心里一阵好笑:这傻小子,这沙人再怎么样也撑不了多久,就算不被晒散架,晚上涨潮了也肯定被冲没了。

“这是你堆的么?”正当方正心里嘲笑儿子的时候,一个女人被他们堆的沙人吸引过来,好奇地询问。

方正转过头,看见一个穿着浅蓝色运动衬衫的中年女人微笑着向他走来。

“是啊,这是我和我儿子的作品,你觉得怎么样?”

“挺不错的。咦,你这个沙人是个男人?”

中年女人看清楚沙人的性别后,脸上的微笑慢慢散去,眼角的皱纹随着她微微皱眉显现地越发清楚了。

“是以我为原型的,有什么问题吗?”方正看见她神情的变化,右手挠了挠头。

“你怎么可以只做一个男的,不做一个女的呢?你这是在歧视女人吗?”女人看着方正不解的神情,语气中开始带着愤怒。

“我只是随便堆着玩的…” “就是普通的行为才能体现一个人内心的想法,你只堆一个男的,就说明你内心就是大男子主义的!我作为女权主义者坚决谴责你这种行为!”女人愤怒得呼吸都急促起来,眼角的皱纹越发深邃了。她双眼紧紧盯着方正,似乎试图通过眼神逼迫方正道歉。

“你管太宽了吧…”

“阿正,怎么了?怎么吵起来了?” 陈芳看见附近人越来越多,心里有些不安地带着儿子小跑过来。

周围的游客纷纷被方正与女子的对话声吸引过来,没有人组织却都默契地围成了一个圈。在这无聊的沙滩上待久了,每个人都不愿放过看好戏的机会。

“我堆沙人堆得好好的,这个女人跑过来说我只堆男人是在歧视女人,你说她是不是有病?”

“阿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再堆一个女人也无妨嘛,就当是帮我堆一个好不好?”陈芳看着围在自己身边的一群人,心里不禁一阵胆怯。

“你…,好吧,我是为你堆的,可不关那个女人的事。”方正也不想闹大事情,就顺着妻子给出的台阶下了。

“哼,算你识相,不然我可要闹得你不得安生。”中年女子看见方正打算再堆一个沙人,脸上皱纹渐渐平缓,嘴上却依旧骂骂咧咧。

第四节

时间已到午后,中午还毒辣无比的阳光慢慢变得柔和,成片的云彩开始从南方徐徐飘来,解救这一片沙滩于烈日之中。太阳无可奈何地被云群遮挡着,沙滩在海风的吹拂下渐渐变得清凉起来。

“呼,终于做好了,这下挑不出毛病了吧”方正坐在女沙人的边上,长出了一口气。

看见方正又堆好了一个沙人,刚散去的游客又围了上来,三三两两的不知在交流什么。

“喂,你凭什么只堆黄色的?为什么不堆白色的和黑色的?你这可是在歧视白种人和黑种人!我怀疑你是黄种人至上主义者!”人群中挤出一个挽着黑人的白人女子,她穿着比基尼,左手指着方正。

“可是沙子就是黄色的啊,我怎么堆其他颜色的?”

“那是你的事情,总之你的行为就是在歧视我们!”

正当方正打算反驳时,一个手上牵着一只泰迪犬,身上穿着一条紫色长裙的女人走了出来,扶了扶脸上的墨镜,对方正说:“你有没有歧视其他人种我不清楚,但你怎么可以不用沙子做一只狗呢!狗可是我们最好的家人和朋友,你不用沙子做一只狗就是在歧视它!”

“我没养狗我做来干什么…”

“嘿,你把女沙人的胸部做那么大,这可是在物化女性!女性的胸部不是为了迎合你们男人的!”不知什么时候,刚才那位中年妇女又走了回来,气愤地指责方正。

“我…”方正被骂得瞠目结舌。

“我是穆斯林,你的沙人竟然都没有戴面纱,我极度怀疑你歧视我们伊斯兰教!”

“天呐,这都什么年代了,你只做一男一女,竟然完全不考虑我们同性恋者的需要,我强烈要求你做一对同性恋!”

“你这个一看就是亚洲面孔,我们欧洲人…”

“我们爱猫人士…”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似乎终于遇到一个机会把自己的诉求表达出来。方正浑身发抖地看着指着自己鼻子破口大骂的众人,终于承受不住压力蹲了下去,双手紧紧捂住耳朵。

第五节

海上飘来的云越来越多,耀眼的阳光似乎被迫远离了这片海滩。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原来是刚才陈芳看见事情似乎要失去控制,跑去把正在沙滩执勤的警察找了过来。

“警官,这位先生歧视我们白人和黑人!”

“他还歧视女人,同性恋,狗狗!”

“我们穆斯林强烈谴责对我们的歧视!”

围观的众人大声嚷嚷起来,仿佛方正从他们身上偷走了价值连城的宝物。

警察们面面相觑,一个年轻的警察压低声音说:“这帮人在这瞎嚷嚷什么呢?”

年长稍许的警察摇了摇头:“这些人里面有外国人,这件事一处理不好怕是可能变成外交纠纷啊。你看,新疆那边的也有,现在国家强调民族团结,特别重视穆斯林的意见。这件事怎么处理已经不是法律的问题了,要看影响。处理不好我们的这身警服可能就没啦。”

“哎,真是爱哭的孩子有奶喝,现在这个社会是按闹分配,他们喜欢闹,搞得我们都怕了他们,这个人惹上他们可真是倒大霉喽。”

“那我们要把他抓起来吗?可是我们抓人也没有依据啊。”

游客们依旧不依不饶,仍然在发泄着他们的不满。突然间,方正似乎再也无法忍受毫无根据的谩骂,猛地站起身来,一边踢向自己堆的沙人一边大声叫喊着:“去你妈的沙人!”

指责声戛然而止,方正突然疯狂的举动使得游客们戒备起来,不敢再轻易激怒他。但在看清方正并没有后续的动作后,更激烈的指责声传了出来。

“天呐,这个人不仅歧视我们,还具有严重的暴力倾向呢。”

“沙人也是有生命的啊,他能这样对沙人,就有可能这样对我们。”

“我看呐,他内心的潜意识就想着杀人,不然堆个沙人干什么呢,沙人,杀人嘛。”

看着众人对方正的指责,站在一旁的陈芳与方和眼眶含着眼泪,疯狂地摆着手,“不是你们想的这样的,我们真的只是随便堆着玩的,方正他真的是无辜的!”

一直站在一旁观察局势的警察们看见方正破坏沙人的举动,心里如释重负,大步走上前来抓紧方正的双手,大声说:“你具有严重暴力和反社会倾向,更惹了众怒,为了保证大家的安全,先跟我们走一趟吧!”

方正听完警察的话,脸色变得惨白,紧紧盯着警察的眼睛里透露出绝望,呆呆地任由警察押着自己朝警车走去。他没有看见陈芳眼里的泪水,也没有听见儿子喊向自己的声音。

围观者们看见警察带走了方正,都开始欢欣雀跃起来,似乎是因为成功地维护了自己的权利,也可能是因为正义终于得到伸张。

“哈哈,这家伙终于被带走了,我早就看他不爽了。”

“同样同样,来,为表庆祝,干杯!”

“我是穆斯林,不能喝酒的。”

“哎呀,你这扫兴是不,来来来!”

“好,今天高兴,我就破下戒,下不为例!”

“儿子,你喝不喝酒呀?”

“汪汪!”

……

夜幕渐渐降临,举杯欢庆的人们纷纷散去。夜空之上,月亮似乎仍旧被云层遮挡,沙滩上看不见一丝光亮。

潮水缓缓涌起,伴随着不断冲刷着海滩的浪花,淹没了人们丢弃的酒杯,淹没了倒在沙滩上的遮阳伞,淹没了方正堆的沙人,也淹没了在这片沙滩上曾经犯下的罪行。

评论 (8)

  • 臆客

    2018-07-21 at 02:12

    文章是现实的影射,作者以小说的形式讽刺了当今社会所谓的“正义”——圣母婊的道德绑架。

    “正义若然越界,即是罪行。”这是我的解读。

    就文章本身而言,以直接对话和简单的场景描写为主要模块,是和我上次一样的、便于新手驾驭的典型。最后一段写得可圈可点。

    说点题外话,文章开头写到妻子对海滩天灾的隐忧,然后写了沙子冒烟这一反常现象,于是我的心里开始小小地期待地震。其后多次特写云彩的变浓变密,我几乎认定了这是在描写地震云。到后来写众人留在沙滩上弹冠相庆,随后就戛然而止了。我内心感觉:这时候似乎就缺一场地震把他们统统埋葬了。

    当然以上纯粹是我的臆想。

    1. 弈蘭

      2018-07-21 at 02:26

      我一开始写普吉岛的翻船事故是暗示接下来沙滩上的风波,沙子冒烟纯粹是指阳光太猛,云彩的浓密是想要突出太阳和月亮被遮挡住了,即光明被掩盖住了。这个过程是循序渐进的,每一节的开头都在慢慢变化。

      这里的罪行,是包括多方面的,游客的,警察的,当然文章里的游客是认为是方正的,所以方正的拼音首字母FZ又代表犯罪。

      第一次写小说类型的文章,自然是没有什么经验的,能把我想说的表达出来已经十分让我欣慰了!

  • 跳跳虎

    2018-07-21 at 16:37

    作者这么明显地将矛头亮出,倒是少见。一个群体最初总是因其中少数最偏激的一部分而为人所知,而大众又懒于为这一小部分命名,于是冠之以整个群体的名字——即使这一小部分人代表的是不健康的发展倾向,久而久之,群体中的差别逐渐淡化,群体中正常发展地大部分在群体之外的人眼中隐形,大众提起该群体,提起的便是其中最偏激、经媒体报道次数最多的部分。不知在博主心中,是否存在对这种差别的认知,或是也将二者等同化,又或是认为我所提起的小部分实是大部。不过话又说回来,一个利益极度缺乏保障的群体,若不是通过激进的发声,要如何被听见?我注意到作者在第四节和第五节中对穆斯林的言语进行了描写,说点题外话,在此且浅谈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的状况:公开信教不被允许;进公园的时候汉人一个门可直接进,少数民族在另一个门排队接受安检;每周一社区的少数民族居民需集合起来升国旗;周五下午所有单位学习党课;职业为老师医生等的汉族人被要求与区划内的少数民族家庭结为对子,定期登门拜访并分发慰问金,同时拍照作为证据交回上级,双方不甚困扰;这一切都是默默发生的,街上的拉面馆烤馕店照常营业,民族姑娘和汉族姑娘照常相约逛街,不过舆论环境对他们越来越不友好,牛奶上的清真标志和清真餐馆都被有心人攻击为泛绿化,我很担心,情况可能会恶化。
    另,有些分不清文章的文学性质和时评性质,不知博主对于消除性别歧视、性少数群体平权及宗教和种族等话题的态度,是否真如文中表露出来一般?

    1. 弈蘭

      2018-07-21 at 17:36

      感谢你的用心评论。

      想必你是对我文章里面对少数群体(同性恋、穆斯林等等)的嘲讽感到有些不满,但其实我的矛头不是他们,而是政治正确,即要求他人遵循自己的取向。我对于你所说的少数群体的态度,你可以参考这里:http://lethetsou.com/archives/71

      你对我的质问,不过是和我的文章表达的想法看到了不同的角度而已。你看到了舆论环境对少数群体不友好的一面,我看到了少数群体利用政治正确让很多人敢怒不敢言的一面,这些都是真是客观存在的。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不是你的观点对了我的就一定错。

      你提到了群体内部也会有激进派、温和派,是的,很多时候激进派做出的后果也要温和派承担,但同时温和派是否也享受到了激进派带来的福利呢?在外界看来,他们是一个群体,那么他们想要获得认可,就必须首先团结自己的团体。在我看来,少数群体与多数群体之间不过是一场博弈,如果少数人不能够团结起来,那么被大部分人压制是必然的。其实就像1921年的共产党,他们当时也是少数团体吧?为什么最终站稳脚跟?靠的不就是团结所有能够团结的人么?设想一下,如果当初的共产党因为规模太小而被绞杀,我们估计不会像同情同性恋一样同情它,为什么呢?应该是不符合实际或者力量不够,没什么好说的。那对于当今的各种团体,如果真的被绞杀了,不过也是不符合实际或者力量不够罢了。

      对于你的这个问题“一个利益极度缺乏保障的群体,若不是通过激进的发声,要如何被听见?”,我的看法就是,既然激进地发声了,在被听见的同时必然是会招致反感,那别人的反感有错吗?这也不过是角度不同罢了。如果你这个群体给人带来的反感多于好感,那这又要怪谁呢?这个世界的对与错,正义与邪恶,界限也不是那么明显,更多情况下是站的角度不同。

      你看到了新疆对于汉族与少数民族的区别对待,那出了新疆呢?很多地方逆向民族歧视也是挺严重的,就拿食品的清真标识来说吧,为什么我们要为这个标识付钱呢?不就是在交清真税么?我为什么要针对伊斯兰教,原因很简单,就是它具有特别强的侵略性和落后性,准确来说我对所有迷信某一位神的信仰都是蔑视的,不是只针对它。在我看来,信神很多情况下就是内心不够强大,偏要给自己找一个完美的偶像来崇拜,借此来麻痹自己。

      最后,我想总结一下,我对世间所有力量的博弈都是这个态度:能存留下来的必然有它的独特之处,存留不下来的自然就是比拼不过别人。就算是最终黑暗战胜了光明,那这也是人类大部分力量所选择的结果,虽然不正义,但符合现实。我作为一个人,生下来就在很多个团体之中,我会选择我认可的贡献我的力量,而我的力量自然也是群体博弈中力量的一部分。如果我是同性恋的一份子,那我会为自己发声;如果我是讨厌同性恋的一份子,那我同样也会发声。至于博弈的后果如何,嘿嘿,我也不知道。

      1. 慢羊羊

        2018-07-21 at 20:14

        感谢你的回复;) 奕大哥,有一个问题困扰我很久了,我想问问你的看法。可能是一个人久了,总是在自己的脑子里转圈圈,我会又较真又固执,平日里又比较少遇到能让我改变想法的人,久而久之,就自封一些问题为“很重要的原则性问题”,老下意识地想知道别人对这个问题的看法,然后以此来断定要不要跟对方保持距离,但这种方法又矛盾频现。
        比如说,我有一个好朋友,认识很久了之后的某一天,突然谈起这“原则性问题”,发觉对方的看法跟我相去甚远,这时候我的内心是有点失落的,但同时我也发现,在与我对朋友的爱相比之下,这自找麻烦的问题根本不算啥;又比如说,有一个本来就不怎么喜欢的人,有一天得知了他对“原则性问题”的看法也与我相去甚远,便心里立刻高高兴兴地决定以后若非必要再不跟这人玩,他并非没有可欣赏之处,但我就想以此为借口远离他;甚至有时候我都不怎么愿意花时间与新认识的人交谈,就因为心里莫名认定对方对“原则性问题”的回答不会令我满意。
        我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或许好笑的,但有时又觉得很省事所以很喜欢这样干,(不知道你明不明白我在说啥…),你有过类似的心理状态吗?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能改进一下这种想法?

        1. 弈蘭

          2018-07-22 at 00:06

          我对于原则性问题的看法,一般是认为“不会随着我的认知水平的变化而产生变化的看法”才是原则性的。比如说,我对于伊斯兰教的看法有可能因为我对其了解的深入或者其自身的变化而产生变化,那么这个看法便不会是原则性的;再比如说,我认为夫妻不应该背叛对方,而且这个看法不应该因为未来任何变化而变化,那这个就是我的一个原则性的看法。希望我在这方面的见解能够对你有帮助。

          你的另一个问题是对待不同的人会有不一样的看法或做法,那我就又要说一下我早已对另一个人说过的观点了:待人有别不但不是错误的,反而是必要的、是符合人性的。你对待你的父母与对待陌生人能一样么?你对待你的朋友能和陌生人一样么?(当然这里什么样的人才算是朋友就不在讨论范围之内了)很多时候我们可能会因为待人有别而心感愧疚,但我们同时也要换个角度来想想,假如你自认为你是某人的好朋友,但你发现这个某人对待你的方式和随便一个陌生人是一样的,你会不会感到生气呢?人有亲疏远近,我们如果对待熟悉的人和陌生的人一样,那么这个熟悉的人会想:在你的心中,我和那个陌生人也并没有什么两样,久而久之,我们也就没有亲近的人了。

          总结起来大概就是,我们必须先要明确什么才是自己的原则,并在这个看法的基础上选择自己的朋友,同时要记得待人有别也并不是什么不对的事。我们也要想清楚自己行为的后果,邓小平说得好,如果一件事情可能会带来很大的好处,而且最坏的后果我们都能够承受,那么有什么理由不去做呢?你不愿意与新认识的人交流,那么你需要清楚自己能否承受这个后果,或者愿不愿意承受,如果不能,那么就需要改变现状。

  • Jason Gu

    2018-10-01 at 18:13

    推荐一篇文章《林三土:“政治正确”与“言论自由”》,讲得清晰、有力。作者是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林垚。
    http://planc.blog.caixin.com/archives/185040

    1. 弈蘭

      2018-10-01 at 19:52

      感谢您的分享,这篇文章让我对政治正确与言论自由的了解更为深入了一些,同时也让我发现了一个好网站,我发现里面的文章都涉及到了社会上许多焦点问题,见解也挺独到。

      同时也欢迎您分享自己的看法,虽然有可能观点不一致,但我觉得思维碰撞的火花才是最为绚丽。

Comment Reply取消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