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气

“所谓时运,不过能力。”

根据韦伯斯特的观点,运气是不可捉摸却又能影响一个人甚至改变一个人的奇幻之物。它没有形状,看不见摸不着,但又溶于天地之间,好像万事万物都沾染它的气息并受到它的操控。

在古中国先哲看来,“天命犹不可违”,我们所有的运气都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即使是运气差到极点,也可以说是上天的旨意。这样的唯心理论即使是在当今唯物主义统治的中国,也仍然大行其道。因为无法解释发生在自身或他人身上的的好运或倒霉事件,我们认为有一种玄幻的物质在摆布我们的命运。我们就像是忙碌的木偶,时刻手忙脚乱地显示着表演者的意图。或许幕后的表演者一个不小心,我们脆弱的生命便因此夭折,像那翠绿的海草,一旦被割断就再也绿不起来。

春秋战国时期,晋将魏颗与秦将杜回在晋地辅氏交战,正当魏颗与杜回陷入鏖战时,杜回因被一位不起眼的老人结草绊倒,而后被魏颗所擒。在我们看来,魏颗在陷入困境时有贵人相助,战局瞬间转败为胜,运气可以说好到极点了。我们应该也有类似的经历或见闻,在境况十分紧急的时候十分幸运地获得帮助或灵感,这大概就是我们所说的好运气。

也许有一天走在路上捡到现金,也许某一次考试获得了意想不到好成绩,也许大多数人办签证被拒而自己幸运地直接成功。

也许某一天走路踩到香蕉皮,也许某一次面试偏偏就自己落选,也许出国旅游时护照无故被偷。

一件件好运的事情让我们生活如意,兴高采烈;一件件倒霉的事使我们心情低落,沮丧不已。因运气好坏而情绪高低的我们有没有想过,运气真的完全不可捉摸吗?我们赶走了无所不能的上帝,却又受到更为强大更为虚幻的运气的控制?或者说,我们真的甘心我命由天而不由我?

在我看来,运气这个“木偶戏表演者”并不是一个现实存在的东西,所谓的运气不过是自己种下的因结出的果,有因必有果。我们所做下的任何一个举动,哪怕再小,也能够如滚雪球般发展壮大,就像比较参天大树的粗壮,并不在于其种子的大小。只要有合适的环境,一切后果有可能发生。

在我们生活的社会环境里,人的作用举足轻重。可以这样说,我们所讲的运气其实基本上都取决于人的行为。正如我在《变化的世界》里所说,每个人都是一个变量,你永远也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举动。也许你的邻居吃完香蕉后随手一扔,就导致了你的滑倒;也许你的上司答应给你加薪,仅仅是因为他的心情特别好,他心情好的原因是他的老婆的钱包找到了,而那个钱包正好是你捡到并交还失主的。魏颗在紧要关头获得帮助的原因不是别的,是因为他以前救了那位老人的女儿一命,使她免于殉葬。在我们常常看来的好运,其实可能都是必然的事物发展结果。

如果我们想要变得好运,或者掌握自己的命运,就必须重视人的作用。当我们有能力掌握足够多的资源时,我们的运气自然不会差,运气不过是能力的体现。想要不被香蕉皮滑倒,就要让你要走的所有地方不出现香蕉皮;想要获得别人没有的成绩,自己就得先成为考官。古有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里体现的就是人心向背的后果。倘若我们是人心所向,又怎么会有失意的时候?当自己能够掌控所有人的时候,就不会有倒霉的时候,因为你可以让地上没有香蕉皮,也可以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没有签证的限制。虽然我们不可能有掌控所有人的能力,但很明显,你的能力越强,能把握的人越多,你的运气越好。

运气与能力成正比关系,直到当一个人能够掌握一切果的一切因时,他其实是掌握了自己的命运。我所认为的人类社会,从远古时代开始,就是由无数个因素交错发生作用一步步推动直到发展成今天这样的高度。这个世界上的确有人类所不能把控的事物,而这些事物,以及她们所导致的结果,就是我们所说的神迹或者偶然。我们现在可能认为偶然无法避免,但在未来,偶尔的运气就有可能变成必然的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