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杂记•鸳鸯湖

我作为一个阳江人,虽然从小就离开家乡,跟随父母到异乡长大,但对于家乡最著名的一个公园——鸳鸯湖公园,我仍然印象深刻。鸳鸯湖这个位于阳江市中心繁华地带的天然湖,在阳江人眼里,它不仅仅是一个游览观光或者饭后散步的好去处,它还代表着阳江人的骄傲。现在的鸳鸯湖俨然已经成为阳江市的代表,也正是这个原因,阳江市这个可以说极度贫穷的小城镇——说它是城市都是抬举它,竟然耗费巨资在湖畔修建了音乐喷泉和南国风筝场。得益于它们的修建,鸳鸯湖的确日益热闹了,周围的经济都被带动发展起来。

鸳鸯湖之所以叫鸳鸯湖,并不是因为湖里很多出双入对的鸳鸯,而是与很多景点一样来源于古代传说。顾名思义,鸳鸯湖这个名字听起来就与爱情有关,其实真是这么回事。传说古时候当地的一个穷书生与一个富家女孩相爱了,女孩家里人因为看不起书生家里的贫穷,残忍地棒打鸳鸯——就是千方百计拆散他们。在家里人的逼迫下,这一对情侣选择了殉情,一齐跳入到附近的五里湖里。当地人感慨这件悲剧的发生,也为了纪念这对小情侣,于是就把五里湖改名为鸳鸯湖,提醒后人不要作出棒打鸳鸯的事,从此之后,鸳鸯湖这个美丽又带有悲伤的名字被一直保留至今。

在我小时候,每一次新年回到家乡,在除夕夜忙完了所有事情之后,父母都会带我去“行大运”——这是一个阳江当地的习俗,说是在除夕之夜出去走走说不定可以碰到好运气,往后的一年都能平平安安。儿时的记忆太久远,对于“行大运”的记忆,我只记得父母牵着我在鸳鸯湖畔散步,我们一起看着湖面的倒影,和观赏阳江独一无二的音乐喷泉,那时的我还觉得那些音乐挺好听的,喷泉喷出的水流很高,如果恰巧一阵风吹过来,几十米外都能被淋到水。就算到了今天,”行大运“这个习惯仍没有被抛弃,每年的除夕夜我还会去鸳鸯湖走一走,湖边仍然是密密麻麻的人群,唯一不同的是,如今在我在湖边散步时,手里总会有一杯烫手的奶茶帮我驱走寒冷。

前几天,因为许久没有回过家乡了,又恰逢我放暑假,父母带我回到了阳江。回到阳江,我必做的一件事就是去鸳鸯湖逛一逛。这个习惯不知几时开始形成,但在我眼里,鸳鸯湖真是个走不腻的地方。想起前几天去过的颐和园,感觉也不过如此,平时的鸳鸯湖人不多不少,富有生气又不至于拥挤,这是一个景区最理想的状态了。

鸳鸯湖最热闹的是西北一带,那里有最著名的音乐喷泉和风筝场,大堆的人群在那里聚集,或等待聆听音乐观赏喷泉,或男男女女互相依偎,或一家三口手牵着手在湖畔散步,他们脸上洋溢的笑容是最能给鸳鸯湖增彩的东西。因为这一个伤感浪漫的传说,鸳鸯湖这个代表着爱情永恒的地方已变成了情侣的圣地。夜幕降临后,一对对情侣总会沿着湖畔诉说着自己对对方的情意。我喜欢在黑夜里,走上鸳鸯湖边一条条陌生的小路,在幽寂的环境下探寻前方未知的风景。

鸳鸯湖的一切都是十分美好,在湖畔,依山傍水,水光粼粼,风拂柳枝飘,风景秀丽,可即使是如此值得骄傲的一个湖,竟然也有它见不得人的一面——在最西边鸳鸯湖流出的地方,水上漂浮着厚厚一层令人恶心的蓝藻,以至于在夜晚光线不好的情况下,我竟以为看到了光秃秃的土地。鸳鸯湖的美景吸引着阳江人,一栋栋住宅楼在湖畔建成,繁荣带来的,不仅仅是金钱,还有污染。鸳鸯湖的美丽,最终竟给它自己带来了被污染的结局,这就如同美貌的女子,容易成为众矢之的。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如果出名的后果竟是如此,那我宁愿鸳鸯湖永不要出名。

因为我太熟悉西北畔,所以这一次我兴起了“不走寻常路”的念头,我要试一试走一下鸳鸯湖的东南方。在附近吃完晚饭后,我从湖边小径的南边尽头出发,只见两边全是别墅等高级住宅区,还有一间超级豪华的酒店。酒店旁还有两栋还未完工的高楼,我看到周围围着的宣传广告,原来这两栋楼将来要与酒店形成一个号称阳江市最繁华的圈子。穿过鳞次栉比的高楼,我就到达了鸳鸯湖公园的区域,在我面前的是修建好的供自行车行驶的绿道和人行道,虽然人来人往,但道路上几乎一尘不染,这么干净整洁的道路我只在东莞市旗峰—虎英公园见到过。继续向前走,湖面展现在我面前,但令我惊奇的是,湖边竟然有许多烂尾楼和无人居住的楼房——看起来都是十分高档的,这些空楼给幽暗的环境跟增添了一份空幽。黑漆漆的大楼与湖旁亮闪闪的大字“阳江市鸳鸯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生机勃勃的鸳鸯湖添了一点颓唐。

在整段路上,一栋栋已建成但仍黑暗的大楼与对岸不远处正热火朝天连夜施工的住宅区交相辉映,一侧代表着衰落,一侧则代表着兴起,这互相矛盾的两件事物同时发生在了同一地方,不得不令人心生感慨。我不禁想起在回家乡的路上,听到父母谈到他们一个朋友在鸳鸯湖畔买了一套房,结果几年下来仍没完工,老板都跑路了,他那个朋友还和一群业主组织起来维权。

最近阳江发展很快,但实际上某些地方不但未得到发展,而且还衰落了。鸳鸯湖就是阳江市发展过程的一个缩影,还未繁荣就已衰落,外表光鲜,其实内部千疮百孔。我无力改变这一切,所以我只好守着这一个湖,无论繁荣也好,衰败也好,我都只希望鸳鸯湖永不变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