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牢

“我们习惯了墙的存在,墙的无所不在,在没有墙的地方,我们怅然若失。”

世间有太多的墙,我们的头顶是墙,脚下是墙,左右与前后各方都是墙。生活中形形色色的墙将我们围堵,让我们如鲠在喉,无法呼吸,这就构成了囚牢。

人类历史上的囚牢实在太多,数不胜数。如同地牢、黑牢甚至水牢,各种恐怖瘆人的囚牢都被智慧的人类发明创造出来,然而与大多数人类智慧的结晶不同,它生下来是为了折磨而不是造福人类的。可能在大多数人看来,囚牢是有形的,是具体的一样东西,但在我看来,囚牢也可以是无形的。我们看不见它,却又能感受到它沉重的压迫。初入囚牢时的雄心壮志和铮铮誓言,在黑暗与折磨中,不知何时早已淡忘,留下的只有无尽的恐惧和麻木。

地球是最大的囚牢

宇宙大爆炸后,尘埃凝聚形成了一个黯淡无光的星球。这时的它是多么的平常,与其他荒凉的星球无异,谁又能想到在未来,这颗星球会诞生生命,变得多姿多彩呢?地球哺育了我们,它为我们提供资源、食物,我们在地球上好吃好住,繁衍生息直到现在,一切都一帆风顺,但同时我们就是无法离开这个星球。囚牢不也是如此么?即使是在最黑暗的水牢,你仍然会被提供食物,你不会死,直到囚牢主有这样的想法。地球上各种自然灾害的爆发是偶尔的行刑,地震是鞭笞,海啸是殴打,在人类活动愈加频繁的今天,或许囚牢主已经察觉囚徒的乖张难驯,因此刑罚来得更加频繁了。这个囚牢很大,大得人类甚至永远难以遍布它,但它的上空永远是敞开的,囚徒们习惯了由天上抛下的食粮,却从来没有想过离开这里,毕竟这里只有切肤之痛,没有刻骨铭心之感。

然而,我相信,虽然至今人类仍难逃离这里,但与其他所有动物不同的是,这个囚牢终将无法困住人类,因为人类进化出了智慧。越狱先驱万户就是佼佼者,他是个感觉敏锐的人,他不但察觉了自己其实身陷牢狱,生死不由自己掌控,而且找到了逃离的正确方法。于是他乘坐着自制的飞天椅,怀揣着一举突破囚牢的梦想飞向了天空,成为了后人逃离的第一级阶梯。万户的死震撼了浑浑噩噩的同类,于是他们振奋起来,养精蓄锐,悄悄地制定着详尽周密的越狱计划。终于,在几百年后的一天,在加加林说出“宇宙航行是人类在其发展中合乎规律的历史进程”这句鼓舞人心的话的那一天,人类第一次成功地逃离了这个实际存在的囚牢。

思想的囚牢

果然如同“城外的人想出来,城里的人想进去”,人类在有能力逃离天然的囚牢之后,又迫不及待地为自己订做了一个囚牢。

或许是统治者妄想坐享其成、一劳永逸,他们疲于应对层出不穷的抗议与暴动,便打算控制人们的思想,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然而这些问题是由谁导致的呢?是永远无法满足的人民,还是腐败无能的政府?我说不清。集权的中国自古代起便有思想控制的传统,百家争鸣后的焚书坑儒便是一个第一个例证,紧随其后的独尊儒术更是将人民的思想活动范围紧紧地控制在儒家范围内。为什么统治者独爱儒家?因为儒家理念便是皇权至上,对其长久的控制极其有利。果然,汉代后的两千年历史长河中,一个王朝被推翻,另一个王朝又建立起来,社会的性质没有改变,儒家仍为正统思想,直至今天,我们仍对孔子百加崇敬。如同烫痛过的孩子依然爱火,人对于长时间共同相处的东西总是会有感情的,即使它曾被我们深恶痛绝。

倘若把你关在一个囚牢里,给你数不完的钱、吃不完的美味,你会愿意吗?至少我不愿意。然而如今我们所处的形势,与这又有什么两样呢?仅仅是因为困住我们的这个囚牢,我们看不见。它没有寻常囚牢的黑暗阴森和骇人听闻,却远比它们更加恐怖。思想囚牢里没有丑陋可怖的毒兽撕咬你的身躯,却会麻痹你的心灵。身体残缺仍可陶冶心灵,而一个人失去了灵魂会变成什么?不过是一堆腐肉。从前的愚民政策是不许人民受教育,现代愚民政策是只许人民受某一种教育。不受教育的人,因为不识字,上人的当,受教育的人,因为识了字,上印刷品的当。人类逃脱了自然的囚牢,如今摆在人类面前的,是无形的囚牢,没有逃脱的方向,没有逃脱的力量。面对着日益收窄的铜墙铁壁,当囚徒们仍开心地数着手中越来越多的钞票,丝毫不知自己身陷囹圄,现代的万户在哪里?又是谁将成为我们的先驱?

统治者们认为,人民将被牢牢控制在手中,自己身处囚牢以外,时刻监视着囚徒们的一举一动。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又有谁不在囚牢之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