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化的世界

在讲述其他之前,让我先来讲一个经典的笑话。据说,美军1910年的一次部队的命令传递是这样的:

营长对值班军官说:明晚大约8点钟左右,哈雷彗星将可能在这个地区看到,这种彗星每隔76年才能看见一次。命令所有士兵着野战服在操场上集合,我将向他们解释这一罕见的现象。如果下雨的话,就在礼堂集合,我为他们放一部有关彗星的影片。

值班军官对连长说:根据营长的命令,明晚8点哈雷彗星将在操场上空出现。如果下雨的话,就让士兵穿着野战服列队前往礼堂,这一罕见的现象将在那里出现。

连长对排长说:根据营长的命令,明晚8点,非凡的哈雷彗星将身穿野战服在礼堂中出现。如果操场上下雨,营长将下达另一个命令,这种命令每隔76年才会出现一次。

排长对班长说:明晚8点,营长将带着哈雷彗星在礼堂中出现,这是每隔76年才有的事。如果下雨的话,营长将命令彗星穿上野战服到操场上去。

班长对士兵说:在明晚8点下雨的时候,著名的76岁哈雷将军将在营长的陪同下身着野战服,开着他那彗星牌汽车,经过操场前往礼堂。

笑话从根本上来源于生活,而在某些层次上高于生活。这则笑话中,上级的命令由高到低一层层地传递下来,慢慢地意思就完全变了个样,这样的事情不仅体现在笑话中,用来供读者捧腹大笑,而且极好地诠释了“生活到处是不确定的因素,每个元素都是其中的一个变量。”这个观点,与我们这个世界事物发展状况相符合。

每个元素都是一个变量,人类当然也是。变量具有极端不稳定性,因此我们无法预估他人的行为,甚至无法预估自己的行为。生物能够发出一系列指令,作出一系列行为,这些行为既可以大到人类发射核弹,也可以小到蝴蝶扇动翅膀;既可以是故意犯下杀人的罪名,也可以是最常见的维持生命所需的呼吸。或是有意,或是无意,但正是它们使生物变成了一个个变量。世界上的元素不仅包括生物,还包括风、雷、阳光等非生物,它们之所以也能构成变量,是因为它们能够作出特殊的“行为”,比如刮风、打雷。行为不论大小,皆可改变世界发展的轨迹。我们生存的世界是个无穷又时刻变化的世界,因为它是多个变量共同作用的结果。

在这个领域,最著名的是“蝴蝶效应”。“蝴蝶效应”的观点是一只生活在南美洲亚马孙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这就是最典型的微小行为引起一连串的巨大反应,从而改变世界发展的例子。在蝴蝶效应的模型中,一只蝴蝶扇动翅膀,带动周围空气的流动,产生微弱的气流,随后气流又影响其周围的空气系统,从而引发一个连锁反应,导致本来与之无关的系统产生巨变。在这个过程中,蝴蝶是最原始的变量,它作出了行为,影响了下一个元素,使之成为了新的变量,所以被影响的元素就开始如蝴蝶一般影响下一个目标,如同多米诺骨牌一般一个接一个地倒下。当被影响的元素范围越来越大,倒下的多米诺骨牌越来越多,世界就因一只蝴蝶扇动翅膀而开始产生深刻的变化。

由变量产生连锁反应的前提条件有两个,一是存在变量,二是变量之间存在联系。

世界上的任何元素之间都有或紧密或微弱的联系,在层层递进的食物链顶端,从来没有人能够说他与哪一种生物是从不相往来的。很明显,我们无法将自己与动物分离开来,也无法与植物分开。最寻常的一只家禽受到病毒感染了,人类很快无法规避;树木受到了破坏,人类也无法从越来越恶劣的气候中独善其身。即使是看不见摸不着的风,也为我们带来了幸福与灾难。变量之间的联系,为变量之间的相互影响奠定了基础。要是空气与空气并不互相流通,即使存在变量,“蝴蝶效应”也无法出现;要是军官与士兵之间没有任何联系,上文笑话中令人啼笑皆非的差错也不会产生。因此,结果的多变性与元素之间的联系是分不开的。

我们都说“人算不如天算”,或者“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这就是因为一件事里面包含了太多变量,变量互相影响导致事物的可能性呈几何倍数叠加,这不是人脑能够模拟完的过程。因此在生活中我们只能按可能性最大或成功率最高的路走,但即使是这样,事物发展的结果也依然无法捉摸,我们也依然无法完全抵挡世界随机的变化。

因为变量的存在,因为变量之间的联系,所以这个世界充满了未知的变化,每个人都有可能是拯救世界的英雄,抑或每个人都有可能毁灭地球。作为一个个变量,我们不知道下一秒会出现什么惊喜或挑战,也不知道我们所做的一个小小举动能导致什么样的后果,但生活的乐趣与意义就应尽在于此般美妙的希冀。

生存在这个变化的世界,我们都只是一只只小小的蝴蝶。或许我们不会想到,只是由于我们轻轻扇动我们的翅膀,就形成了一股爱与正义的龙卷风,因为这其中永远不只是一个人的力量。距离伟大的变局,我们缺少的正是最初那一阵微弱的风。

注:之后学到了高中思想品德的哲学,才发现我无意间悟得了马克思哲学的联系观。可能这篇文章的观点在一个学习了马克思哲学的人看来完全不值一提,但它确实是我自己对生活的感悟。能够与伟人进行精神交流,也是我的一大幸事!